我和渡部桑是在婚禮認識的,是他二姊和台灣姊夫的婚禮

 

大學畢業我進入公司上班,公司裡大多是日本人,他二姊就是其中一位

和姊姊從同事變成好友,即使離職我們還是常聯絡

後來姊姊和台灣人結婚,請我在台灣的婚禮上當她家人的翻譯

 

第一次見面是在日本爸媽住的飯店

當時看到大姊很開心,因為和大姊也認識好幾年

接到日本爸媽和大姊一家人,還有一個穿著西裝的男生

他「妳好,初次見面,我是○○的弟弟」

雖然說他是朋友的弟弟,不過後來才發現他大了我7、8歲

這就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

第一次見面連爸媽都見了,超~方便

 

婚禮很開心,大家也拍了很多照片

結束時他很自然地說「我手機裡有一些大家的合照,用line傳給妳好了」

我們就這樣交換line(事後他說為了不要太刻意嚇到我,想了這個不留痕跡的理由,成功要到聯絡方式)

line之後他漸漸提高傳訊息的頻率,他說我一開始常常回很慢,害他超緊張

我們的談話內容沒有曖昧,他很小心翼翼地經營我們的關係,不讓我覺得他是一個追求者

 

後來發生一件事讓我們關係有了變化

其實在婚禮前,二姊就說要介紹男生給我,我拒絕了

二姊常常說,要把握機會好好談戀愛,不要浪費自己的青春

婚禮過後,某一天有個男生約我出門,二姊叫我去試試看

「只是約會而已,不代表妳去就是跟他交往了,別想太嚴重,趁年輕不多看看怎麼行」

想想也是,我就答應了那個男生

當天渡部桑在line裡面,非常不經意地問起

他「上班辛苦了,終於要放假了。這個週末一樣回老家嗎?」

我「oh沒有喔,要約會」

他好像很震驚lag了很久「我記得妳不是沒有男朋友嗎?」

我「對啊,所以才要出去玩啊」

他「不好吧!好端端的幹嘛去約會」

我「你姊姊叫我去的啊」

他「什麼!是我姊叫妳去的?!那個女人在想什麼,那我也要跟妳約會」

 

說完要跟我約會,他馬上就訂好機票,幾個禮拜後飛來台灣了

他向我報告「幾月幾號我要去台灣」的時候,我還沒想那麼多

我「你要來找姊姊玩呀?好棒喔,那妹妹(大姊的女兒)要來嗎?帶她來我可以帶你們出去玩」

他「好我會帶她去,記得我上次說的要跟我約會喔!」

 

交往後渡部桑說,他當時覺得帶一個小電燈泡超掃興的,可是看我那麼期待見到小電燈泡的樣子,就還是帶來了

我們三個人去了很多地方玩,有時候是五個人,再加上二姊和姊夫

後來想想,比起兩個人出去,看到他和家人相處的樣子反而加分加很大

小電燈泡很喜歡渡部桑,累了就渡部桑揹揹,睏了就渡部桑抱抱,渡部桑也好疼愛小電燈泡

哄吃哄喝哄睡還要陪玩,雖然很累,但看在眼裡,愛小孩的男生真的超有魅力的

姊姊的東西也是渡部桑一肩揹起,不讓姊姊拿,雖然他們常鬥嘴但看得出感情很好

小電燈泡則是神級助攻手,會要求很多,要我們站靠近一點拍照,要渡部桑揹我,要我們倆牽手(當然害羞不給牽)

 

這時候開始和渡部桑進入曖昧期,加上之前就常常聊天也很了解彼此

話題一個接一個永遠聊不完,天天都會傳訊息

就在一次又飛過來,他告白了

後來問他為什麼為了告白還特地飛一趟來台灣,他說想要當面確認我的心意,而且覺得我不會喜歡電話告白→真的超級了解我

 

那時候我打電話給哥哥「如果我交一個日本人當男朋友,你覺得好嗎?」

哥哥「那他會說中文嗎?不會說就免談了啊!」

渡部桑在旁邊,馬上點頭如搗蒜「我會我會!我會學中文!」(→結果後來竟然叫他狗狗)

就這樣我們在一起了

 

交往後我想起二姊曾說過要在婚禮介紹一個男生給我

就問她「妳說的那個男生,是不是妳弟弟?」該不會繞了一大圈我還是和他交往了吧?

二姊「不是喔!是別人,但妳當時不肯我就推掉了」

我「不是他?欸我跟妳說,我和妳弟在一起了耶!」

二姊「什麼!我弟?妳確定要跟那個笨蛋在一起?那笨蛋哪裡配得上妳,太委屈妳了!」

姊姊到現在還不知道,我們會交往應該要感謝她,如果不是她我們可能到現在還在傳line

 

後記:

看起來我一開始好像對他沒意思

他有哀怨過「如果不是我那麼積極,我們可能就擦身而過了,因為我第一眼就喜歡妳,妳卻沒有把我放在眼裡

其實當時無法將他視為一個對象,是因為他是我很熟的好友的弟弟(我腦筋很死,無法想像和朋友的弟弟談戀愛)

即使有覺得「這男生不錯捏!」也馬上被現實拉回:他在日本,一定很快就會淡忘台灣的事

遠距離就是首當其衝的問題,也因此他承諾交往後每個月會去台灣看我,我們才踏出第一步正式在一起

曖昧期我在一次又一次深度談話中慢慢喜歡上他,他是個很有想法而且溫柔的人

最喜歡聽他分析事物以及對事情的看法,和他相處我的腦子一直都是升級狀態

交往後從不懂事不成熟,到他教我學習尊重、體諒和謙虛,以及將心比心

這是以前的我所想像不到的,一段健康相愛的關係,可以讓兩個人不停成長

他包容並且修掉我的壞脾氣,我才知道他真的一直都堅持自己的原則「絕不說氣話」

因為這樣我們吵架總是吵不起來,我沒有聽過他任何一字一句是讓我傷心的

以前我鬧脾氣或遷怒,他從不指責我,只有好聲安撫,等我們的談心時間才好好教我

反省之後知道自己不對,我會道歉並改掉,他一直很驕傲我懂得反省這一點

「懂得反省的人其實沒有很多喔!因為需要勇氣,要做到也不簡單,妳能做到這麼難的事情真的很棒!」

他就是這樣一點一滴磨掉我的壞習性,我對他真的超級無敵崇拜,對我來說他是來完美我的人生的救世主(會不會太over?

最開心的是他常跟我說,是我讓他成長與改變,我是他努力的動力

我的付出雖然無法和他相比,但我會盡我最大所能去回饋他

 

以上就是我們相識相戀的經過,緣份來的很是時候,還好我們有抓住對方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日本生活記事

渡部太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